开启辅助访问 您好!欢迎来到兴义之窗/ 手机客户端/ 官方微信/ 在线投稿

兴义之窗

您现在的位置:兴义之窗> 本地资讯> 今日兴闻
> 本地资讯> 今日兴闻

我家住在贞丰世外园 她有个漂亮名字叫“新加坡”

更新:2017-12-28 15:34|编辑:王忠义|浏览:24882|评论: 1 |来源: 兴义之窗
摘要:老家名曰鲁家坡,地处国之南、省之西,雄踞于云贵高原之上,东承贞丰北盘江大峡谷之雄伟气势,西接兴仁“棕洞”天坑之奇绝幻美。逼近老家,远远地就会看见一棵古柏树。
  题记:一直以来,总想写点关于老家的东西(写首诗吧,要不一篇散文,游记也是可以的),但都因老家过于独特而无处下笔、不敢下笔,一次次的美妙计划最终都落了个胎死腹中。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今天,我要放肆一次,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和风散步,和太阳一起微笑,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和片片飘飞的落叶虚度时光。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(王忠义《西行者》节选)


老家


  老家名曰鲁家坡,地处国之南、省之西,雄踞于云贵高原之上,东承贞丰北盘江大峡谷之雄伟气势,西接兴仁“棕洞”天坑之奇绝幻美。


中国树



古柏树


  逼近老家,远远地就会看见一棵古柏树。这棵柏树很显眼,很具代表性,大家都称其为“寨树”。因其形状酷似中国地图,故而我更喜欢亲切地叫它“中国树”。



  从乡道分路,转过一个弯,下完一个坡,再上一座山,老家就到了。身临寨口,映入眼帘的是一大棵古银杏树,接而眼前一亮的是一些依山而建、错落有致的瓦房。这些瓦房虽然有些破旧,但怎么看都是那么的美,那么的别致,那么的顺眼,养眼。步入寨中,依稀鸡鸣狗吠,屋前屋后静静的,仿佛闯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

屋檐



屋顶



楼道



老家


  记得上次回到这静静的村庄是李子成熟的时候,再往前推一点那就是楸树花开、梨花芬芳的时候了,细数起来也是离多聚少。因此,母亲老说我太老实,不想家。其实,不是不想家,而是每次回到老家后就不想远行了。



青冈林



青冈树


  这次回老家,正是青冈叶红时,写东西的念头又猛烈地死灰复燃。

  写老家,得写写它的奇美。


油菜地



油菜花


  老家的奇,得从它的名字说起。老家除了叫鲁家坡,还有一个漂亮的的名字——“新加坡”。不错,与赫赫有名的新加坡同名。小时候,总听见父亲们“瞎”闹,说“鲁”在本地富含“粗鲁”的寓意,欲将鲁家坡更改为“新加坡”。虽说父亲们的美愿最终未能实现,但“新加坡”的名儿竟鬼使神差地成为了老家的另一个“芳名”。现在,叫起它来还是那么的自然,听起来也是舒舒服服的。


日出



寨前的山


  老家的美是四季变化的美,是自然的美。闲居老家,处处有景赏,时时有景观。细数来,春赏李花、梨花、油菜花,夏观日出日落、翠群山,秋喜丰收观明月,冬赏红叶望飞雪。这其中,日出日落之景最显老家的博大气象。在晴天的破晓或傍晚时分,从寨前的大山上极目望去,或日出东方而千村烟霞朦胧,或日落西境而万山磅礴雄浑——大气,绝美!


粽粑叶



白菜



多肉



芭蕉芋


  也正是老家的这些奇美,每次远行的时候都如初恋般难以割舍。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古老的柴火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照亮我苍老的母亲。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母亲把一道粗糙的皱纹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给了她流浪的孩儿,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其余的都给了世界!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(王忠义《母亲的皱纹》节选)


玉米



年猪



柴火


  一回想老家,人们总自然而然地把它和善良的母亲联系在一起。我也时时甘愿落入这般俗套,总觉老家就像母亲蒸煮的两掺饭,离家离得越远越久,那份痴情啊就越发的浓烈,越发的缠绵,走到哪里都试图把两掺饭找寻。


酸辣汁



老家面


  这次回老家,我很幸运!不仅看了日出,赏了红叶,还吃到了母亲蒸煮的两掺饭,更是吃到了父亲很少出手的大菜。(图/文 王忠义)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我想把你忘记,但终于我不能,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于是我决定将你铭记。


网友点评(温馨提示: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,发言时请遵守相关法律)

查看全部评论(1)

更多信息 >>图片推荐

《兴义之窗》简介|联系方式|免责声明|广告服务|QQ||手机客户端

棋牌游戏运维:黔西南州金州在线信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法律顾问 黔西南州天生律师事务所杜兴开 李梅 电话:0859-3244148

技术咨询:0859-3112359|投稿热线:0859-3114520|频道合作:18985992826|广告热线:0859-3554999

棋牌游戏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8985992826

Copyright 1999 - 2019 Xyzc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返回顶部
> 本地资讯 > 今日兴闻

我家住在贞丰世外园 她有个漂亮名字叫“新加坡”

  • 编辑:王忠义浏览:24882评论: 1 兴义之窗
  •   题记:一直以来,总想写点关于老家的东西(写首诗吧,要不一篇散文,游记也是可以的),但都因老家过于独特而无处下笔、不敢下笔,一次次的美妙计划最终都落了个胎死腹中。
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今天,我要放肆一次,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和风散步,和太阳一起微笑,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和片片飘飞的落叶虚度时光。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(王忠义《西行者》节选)


    老家


      老家名曰鲁家坡,地处国之南、省之西,雄踞于云贵高原之上,东承贞丰北盘江大峡谷之雄伟气势,西接兴仁“棕洞”天坑之奇绝幻美。


    中国树



    古柏树


      逼近老家,远远地就会看见一棵古柏树。这棵柏树很显眼,很具代表性,大家都称其为“寨树”。因其形状酷似中国地图,故而我更喜欢亲切地叫它“中国树”。



      从乡道分路,转过一个弯,下完一个坡,再上一座山,老家就到了。身临寨口,映入眼帘的是一大棵古银杏树,接而眼前一亮的是一些依山而建、错落有致的瓦房。这些瓦房虽然有些破旧,但怎么看都是那么的美,那么的别致,那么的顺眼,养眼。步入寨中,依稀鸡鸣狗吠,屋前屋后静静的,仿佛闯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

    屋檐



    屋顶



    楼道



    老家


      记得上次回到这静静的村庄是李子成熟的时候,再往前推一点那就是楸树花开、梨花芬芳的时候了,细数起来也是离多聚少。因此,母亲老说我太老实,不想家。其实,不是不想家,而是每次回到老家后就不想远行了。



    青冈林



    青冈树


      这次回老家,正是青冈叶红时,写东西的念头又猛烈地死灰复燃。

      写老家,得写写它的奇美。


    油菜地



    油菜花


      老家的奇,得从它的名字说起。老家除了叫鲁家坡,还有一个漂亮的的名字——“新加坡”。不错,与赫赫有名的新加坡同名。小时候,总听见父亲们“瞎”闹,说“鲁”在本地富含“粗鲁”的寓意,欲将鲁家坡更改为“新加坡”。虽说父亲们的美愿最终未能实现,但“新加坡”的名儿竟鬼使神差地成为了老家的另一个“芳名”。现在,叫起它来还是那么的自然,听起来也是舒舒服服的。


    日出



    寨前的山


      老家的美是四季变化的美,是自然的美。闲居老家,处处有景赏,时时有景观。细数来,春赏李花、梨花、油菜花,夏观日出日落、翠群山,秋喜丰收观明月,冬赏红叶望飞雪。这其中,日出日落之景最显老家的博大气象。在晴天的破晓或傍晚时分,从寨前的大山上极目望去,或日出东方而千村烟霞朦胧,或日落西境而万山磅礴雄浑——大气,绝美!


    粽粑叶



    白菜



    多肉



    芭蕉芋


      也正是老家的这些奇美,每次远行的时候都如初恋般难以割舍。
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古老的柴火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照亮我苍老的母亲。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母亲把一道粗糙的皱纹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给了她流浪的孩儿,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其余的都给了世界!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(王忠义《母亲的皱纹》节选)


    玉米



    年猪



    柴火


      一回想老家,人们总自然而然地把它和善良的母亲联系在一起。我也时时甘愿落入这般俗套,总觉老家就像母亲蒸煮的两掺饭,离家离得越远越久,那份痴情啊就越发的浓烈,越发的缠绵,走到哪里都试图把两掺饭找寻。


    酸辣汁



    老家面


      这次回老家,我很幸运!不仅看了日出,赏了红叶,还吃到了母亲蒸煮的两掺饭,更是吃到了父亲很少出手的大菜。(图/文 王忠义)
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我想把你忘记,但终于我不能,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于是我决定将你铭记。


    网友点评
    (温馨提示: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,发言时请遵守相关法律)

    查看全部评论(1)

    兴义之窗棋牌游戏反馈电话:18985992826

    公安机关备案号:黔52230102000079号

    < >